<object id="iawms"><acronym id="iawms"></acronym></object><menu id="iawms"><u id="iawms"></u></menu>
<object id="iawms"></object>
  • <input id="iawms"><acronym id="iawms"></acronym></input>
  • 當前位置: > 師大故事 > 正文

    師大故事

    我和我的老師 丨 山高水長 紅燭閃耀 師大人講述師生情

    來源:黨委宣傳部 發布時間:2021-09-27 瀏覽:

    師者,傳道受業解惑也。卷帙浩繁的世界,最初都由良師開卷。三尺講臺上,當粉筆漂白兩鬢華發,放眼望去,桃李已香遍萬水千山。又是一年秋色好,精神矍鑠的學者、深耕杏壇的師長、青春正好的學子,年歲不同,身份相異,都在這秋色中感念師恩。山高水長,紅燭閃耀,讓我們共同聆聽師大人講述師生情。

    “做活生生的立體的老師”

    美術學院周正教授

    50年代,我在蘇州美專接受藝術啟蒙。我對美專的老師們至今記憶猶新。他們擁有熾熱的藝術理想和對學生真誠的愛,他們的身教遠勝過了言傳。

    有一年我交不上學費,按照規定要停止學籍,朱世杰先生知道后說,你不要怕,我來幫你。他讓我到市里看哪個單位需要畫廣告,他把畫完廣告的報酬作為學費給我補全了。這對于老師來說本不是分內之事,但他把這作為自己的責任,幫助我完成學業。從側面看、正面看,我們的老師都是活生生的立體的老師。在生活當中,他們也從不擺架子,不以自己是大藝術家來對待我們這些年輕的學生。在那樣的人文環境里,學生自然而然很信任老師。

    在蘇州美專,顏文樑先生以人為本的教育實踐也感染了我一生。他教導我們,藝術本身是非功利的,是在恬淡的境界中與畫家自己的靈魂對話。藝術作品是藝術家靈魂的鏡子。人生本來并不平靜,充滿很多苦難,但當你克服了這些,被生活本真所感動,在困難中理解生命,你就真正認識了藝術之美。

    顏文樑先生的藝術思想,感召我以純粹之心探索藝術之路,做一個對國家、對人民有用的人。懷抱著這樣的初心,我在19歲那年響應國家號召,決定支援西北,離開家鄉蘇州,奔向西北壯美的山川。我在這里創作大半生、育人大半生,到現在老了才真正領悟到:原來我一輩子都在藝術實踐和教育實踐中實現著自己的人生價值。


    “執著的張先生”

    化學化工學院房喻教授

    我是恢復高考制度后的第一屆大學生,考取的學校是陜西師范大學,攻讀的專業是化學教育。很有幸,當時我所在班級的“分析化學”課程由張光先生主講。

    張先生自蘭州大學引進,是當年蘭州大學分析化學學科的幾大臺柱之一。張先生治學嚴謹、為人謙和、敬業盡責。課上,他對所講授知識熟悉之程度、理解之深刻讓我這個向來自我感覺良好,很少服氣別人的人為之折服??梢哉f,跟張先生學習讓我終身受益。

    說到張先生,不能不講講他的研究工作。我校當時的化學學科,科學研究還不普及,張先生與胡炎榮教授組成的光度分析組是為數不多的幾個科研小組之一。記得每每下課后,張先生就會直奔實驗室。他們的實驗室在一層,沒有通風設備。每到偶氮試劑合成時,樓內就會黃煙滾滾,刺激性氣味到處彌漫。放到現在,這樣的實驗室是一定要關門的,但依此足以看到張先生和他的團隊對研究的執著態度?,F在我還經常開玩笑講,化學有助于長壽。張先生享年超過90歲,胡炎榮教授也已年近鮐背。我的碩士導師孫作民教授已經92歲高齡,依然精神矍鑠。我極為敬重的吳祺教授,今年已經95歲,還經常使用微信。

    我們的大學四年十分幸運,老師們用心、同學們用功。在幫助學生成長上,老師們從不吝惜自己的時間。借此機會,我必須向他們再次表示深深的敬意。


    “我向往這所大學,一心想當好老師”

    教育學部傅鋼善教授

    我來自陜西富平縣,家在農村。上中學時,我的班主任語文老師馬可聞、數學老師張繼國、化學老師鄒喜中、物理老師田志凌都是陜西師大畢業的。他們對教學的盡心、對學生的關心、對西部教育的情懷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作為陜西師大的老牌大學生,能到農村任教,是一般人很難做到的。通過這些老師,我開始關注師大、了解師大,再到向往師大。

    1977年恢復高考,我的成績在富平縣高考400余人中排前五名,比我成績低的同學錄到了北大、清華,有的上了交大、西工大。填志愿時我正在家干活,從口袋里掏出一支筆,趴在公社的墻上,毫不猶豫地在第一志愿欄里寫下“陜西師范大學”。我向往這所大學,一心想當一名好老師。這源自于師大培養的那幾位中學老師對我潛移默化的示范和引領,這就是陜西師大人扎根西部、教育報國最好的例證。

    畢業之后我留校工作,盡管后來有幾次機會走出去,但我依然回到陜西師大。師大培養了我,西部更需要我。工作中我跑過甘肅、青海、寧夏、內蒙、西藏、新疆,陜西更不用說。大大小小很多貧困地區現在都脫貧了,我看到了基礎教育對人才的渴望,也看到陜西師大為幫助這些地方脫貧付出的努力。我在上課時,把這些見聞講給學生們聽,使學生看到基礎教育的現狀,了解教育事業的發展變化,也對未來充滿美好的期待。

    很多學生畢業后到基層工作,給我發短信說,“傅老師,我一定要做像你一樣的老師,努力工作,不給咱師大丟人!”從我的老師到我,再到我的學生,這就是傳承,就是“西部紅燭精神”。


    “也許他就是一棵芹菜芯”

    文學院2020屆畢業生楊冬晴

    我清晰記得,2019年冬至那天,蔣鵬舉老師叫我們到她家里吃飯。桌上有一盤涼拌芹菜,很鮮嫩,我們都很愛吃。老師突然問:“你們知道這盤芹菜從哪里來嗎?”大家投去疑惑的目光,難道不是菜市場?老師笑著說:“這些芹菜是從食堂來的。食堂的菜有專門的機器切割,但芹菜芯太小太嫩,不能放入機器中切,食堂師傅就把芹菜芯摘出來,拿到校園超市賣。換句話說,你們現在吃的芹菜,是從食堂淘汰下來的,然而芹菜芯其實才是最好吃的部分。所以我希望你們有一天成為老師,千萬不要因為學生不符合學校的標準,或是你的標準,就把他淘汰?!?/p>

    這番話,直擊我的內心,不斷在我心中回響。如今,我已經從教一年了,一年來,我慢慢發現現實與理想的差距,無數次感到迷茫。但每當陷入糾結焦慮,蔣老師的教誨就會在耳畔回蕩,不斷提醒我要堅持教育的初心。

    回望過去一年的教育教學,我可以自豪地告訴蔣老師,我沒有辜負您的教導!我從沒有輕視過任何一位學生,也不會僅以學習成績去評判他們,而是盡可能去發現學生的閃光點,鼓勵他們發揚優點,克服缺點,不斷成就更優秀的自己。偶爾對某個學生抱有偏見的時候,您當初的那番話就會跳出來提醒我:也許他就是一棵芹菜芯??!也慢慢懂得,教育就是最大程度地激發學生向上、向善,給予他們無論處于何種境地都能不斷向陽成長的力量。


    “若將來從教,當如是也”

    數學與統計學院2019級本科生伏裕民

    推開門,一頭利落的短發、薄薄的鏡片,帶著數學人的干練,曹小紅老師就這樣步入了我們的眼簾。

    曹老師的數學分析課堂很特別。鈴一響,她首先做的是合上課本,再挑上一支長短最適宜的粉筆,用有神的目光穿透鏡片注視著我們的狀態:“今兒給娃們講幾道題?!倍筠D身開始寫板書,寫一道講一道,節奏緊而密,粉筆點在黑板上不斷發出“嗒嗒”聲。她的口音是獨特的,如她讀“Q”,后面會有個兒化音變成“Q兒”。她板書的步驟條理清晰,配上她的聲音節奏,有一種特殊韻律。每每跟著她念上幾遍,便發覺解法已然領悟。而等她放下粉筆:“把書翻到xx頁,上面的習題已經講完了?!蔽覀兠Σ坏匾粚φ詹虐l現,十幾道題連符號、順序都一模一樣。正當我們嘆服曹老師“真乃神人也”,曹老師已留下一句“平時多看課本”與一面嚴謹整齊的板書,飄然而去了。

    網課時代,大家很可能是課點開了,人還在睡夢中。直到某天早上──點開數學分析課程群的我猛地坐起,睜大眼,看到了幾張小貓圖片配上簡單標注制作成的表情包!又萌又可愛,更重要的是,它們出自曹老師之手!這下大家頓時來了精神,紛紛詢問,或是分享同類型表情。她回消息說:“這是家里剛出生的小貓。最近大家狀態不是很好,分享出來給咱課堂添點色彩!”那之后的網課,同學們都上得無比認真。

    曹老師的課我只聽了一年,可每每遇到相關知識,總會想到數學分析課堂,想到那個燈下觀書挑選例題直到對課本爛熟于心的身影,想到那幾張出自不習慣用電子設備之手的表情包,想到曹老師的利落短發、薄薄鏡片……而后感嘆,若將來從教,當如是也!

    国产高清不卡